或默或語

Day 68 — Journey and A Temporary Stop

是日,與一眾友人到屯門考察,上山下海,走過彎彎曲曲沙塵滾滾的路,也穿過各種生態繁雜的區域,眼見渠道中有一輛用以清理淤泥的小型剷泥車,沿着工地直走到民居之間的巷弄,便又忽爾望見,一路走來的目標。

此時,天就亮了,風也刮了起來。一切的氛圍靜悄而慵懶,午後的陽光刺眼卻又溫暖,我幾乎就要相信了,這樣的一個地方,這樣的氣氛,與這麼一群人共度的日子,或許就是一路尋索的所謂好日子,好地方。過了許久孤獨的生活,有時又覺得,不是所有事情都理所當然,不是每一個認識的人都能相識相親,不是每一次相遇都有可喜的結果,才想起,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其實無可規避,雖未必盡如人意,在相聚的一刻卻也毋需計較,只管繼續下去就好。

如果少不免要把生活的一切軌跡轉化為隱喻,如果不得不這樣才能從經驗中搾取一些一些反思與記認,那就不如把這樣的路途,視作人生的體認,不先經過岔路,不先繞過遠路,不先在目着目標卻一直難以走近的過程中一再堅持,大抵就沒辦法走到最後,或者至少走過一個階段,從一個中轉站到另一個中轉站,抵達某種轉變或層次的遞進,看得見後來的陽光與微風。生活太多細節,太多需要記認的地方,卻又偏生是因為難以記憶,偏生是因為瑣碎,才又顯得如此輕省的事情特別重要。

如果可以,倒不如讓我在溫煦的陽光下再慵懶一些時日,沿着海旁看光線怎樣於海面反射,又或在各種拙劣而無謂的笑話之中見證諸位的不遮不掩,將諸種的生活習慣顯呈於人前又不加防備。

幼時讀《通靈王》,總想有如此這般的悠閒生活:不需爭鬥,只追求懶散的生活,閒時聽聽喜歡的音樂,躺在草地上曬在太陽待一天一天逝去。不如這樣想:那才是越加失序的社會之中,最無為而又最實在的抵抗,不以競爭為上,不以比較為上,只需要尋找一個適合自己的「好地方」就好了。(之於主角葉,當然是一個個責任一再壓在他的身上,只是,唯有這樣的托付,唯有這樣的承擔,才讓他一路走來,一再地認識了好伙伴,走了好一段旅程。)

「好地方」畢竟有如烏托邦,或是阿基里斯一直追不及的龜一樣,從來未能長久固定於一處,總是一再漂泊,轉換自身的形貌,彷彿就顯示了欲望的難以滿足,以至對終會到來的厭惡感的抵制。不過,至少在某個時空,「好地方」總是存在的,堅實又無何動搖,那大概就足夠了;「至少此刻⋯⋯」,隨後的話語總是那樣溫順,無不是明瞭終有變更,卻又總是對現狀加以確定,不如就說,至少此刻,未可否認一切的真切,我們都在此刻最好的地方。

標準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