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

Day 45 — 記憶存檔

刺青雜誌 Issue 10/14 編者的話

時值香港多事之秋,於這個時勢,再談論別的事情,都彷彿有種罪咎感,把話題錯開,猶如別過臉去,逃避正面面對時代的呼召。一件驚天的事件,理應打亂我們一切的生活節奏,世代的醜陋與美好一併爆發,逼使我們必須重新撿拾起對世界破碎的幻想,由頭組建新的生活。

今期刺青以收藏為題,一種幾乎是私密之至的舉動。收藏,按着我們慣有的看法,可說是極為被動的興趣,足不出戶也可收集各樣相關資訊,閒時翻閱過往收藏,重頭回味過程中的瑣聞軼趣。收藏者,要找到相知相識的同好朋友自是困難,收藏品如非珍物,價值則更是只有自知了。凡此種種,都指向同一個推論:收藏是個人的,與現世無干,收斂而沉靜。然而,我們不妨這樣想,收藏何不是一種回應世界的方式,把生活破碎的體驗以藏品儲起,以收藏的井然有序,試圖在世界的混沌之中闢出屬於自己的一吋世界?

下筆之時,剛好收到消息,指網上指證暴徒的相片影片均遭檢舉,被一一除下,呼籲各位要把證據自行存檔,傳到某些地方備案,好等日後可以追究。轉念便想,這樣何不也是一種收藏方式,以收藏作為抗爭的手段?

大家都知道,如此鋪天蓋地的網路攻勢,無足夠的人力財力不可能成全。就此看來,這個現象無非是維穩派要湮滅證據的舉止;然而,當其行徑如此囂張,流傳如此廣泛,觸及的層面如此寬闊,它的意義就不僅於此了。在這個節骨眼上,我們面對的其實是更大的問題:本來公共的網路空間,因維穩派的財雄勢大累積了足夠的人數去啟動系統既有的檢舉制度,竟展露出被私有化的危機,遮蔽不利自己的消息,甚至要將證據本身消滅。我們既無力改變系統的構造,也難以正面對抗集團的侵襲,那就只能以收藏的方式搜集證據,既然無法於公共空間上長久流傳證物,那就不得不沿私人的途徑去收集。於此時勢,收藏就是拒絕遺忘的方法,不容歷史、現實遭當權者任意篡改。

fahrenheit451-1如此想下去就會明白,所謂收藏原來可以不止於靜態的收集,不僅是對雙手可觸的物件的累積與堆疊,更可以包攬知識、信念。收藏直接串連記憶,人生一直的過,我們自然越是收藏了更多的歷練,偏偏極權總以抹清人們的記憶為任,滅絕反抗的可能。Ray Bradbury的小說《華氏451度》正正描述了這一種境況:極權政府害怕文藝,堅決審查一切書本,消防隊由此有了別一種任務,專職焚書,壓制思想。華氏451度,正正就是紙張的燃點。然而,在黑暗的世代,也總有抵抗的曙光;一班愛書之人,把自己熟悉的、愛惜的書本背誦起來,期待以自己生命的長度,去戰勝當局對思想的遏制,靜候文明重建的一刻。如此這般對記憶的審查,自是在不同的科幻小說、電影中反覆推演了,我們不得不察的卻是,這一切經常就在我們身旁發生。

法國哲學家德希達在《存檔熱》中表示,每一個政權都會試圖操控存檔(archive),甚至記憶;要看民主進程的發展,我們可以看存檔以何種機制構成、如何詮釋,而又有甚麼人可以參與存檔的構建,查閱當中的內容。我城此刻正值轉折點,各種勢力蠢蠢欲動,我們只能竭力去參與行動,用雙眼雙手見證時代的變革,實現我們的訴求。德希達又說,存檔終會有何用處,我們只能待日後才會知悉;存檔這一個概念有待未來,與承諾相近,總是在後來才成就自己。此刻我們只能走下去,日後回望,才終於會知道,這一段歷程我們到底成就了甚麼。

標準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